欢迎访问中国历史朝代安邦世界!微信公众号:安邦每日更新精品中国历史文化传媒在线

诸葛亮失败的根本原因,注定刘备只能止步三国鼎立,无法统一天下

时间:2019-10-01 08:48:29编辑:历史君

  诸葛亮初登三国舞台,便以一篇《隆中对》华丽亮相,让一直迷茫的刘备第一次清晰地看到了一幅宏伟的战略蓝图。刘备正是依照这个蓝图去逐步实施,终于实现了初步战略目标——“三足鼎立”。然而,诸葛亮的战略构想只进行了一半就夭折了,兴复汉室的终极目标却没能最终实现,原因就在于《隆中对》的提出先天不足,其中隐藏着一个致命的漏洞。

bf5a17e5c1e1cedd4c94cc20c980a27b.png


  一、占据荆州是“隆中对”的关键

  建安十二年,诸葛亮在草庐之中为刘备谋划了争霸天下的战略方案,史称“隆中对”,其要点总结起来就是“保有荆益,联合东吴,北伐曹魏”。按照诸葛亮的规划,刘备要想实现一统天下、兴复汉室的梦想,必须实行两步走的战略。第一步是夺取荆、益二州作为根据地,形成“三足鼎立”的战略格局,对外与东吴结盟共抗曹魏,对内发展壮大自己的实力,为一统天下积蓄力量。第二步是待时机成熟,从荆州和益州两个方向同时进攻曹魏,问鼎中原。

  隆中决策最终能否实现,取决于两个关键条件,一个是能否占有和巩固荆益两州,一个是能否和东吴维持坚不可摧的同盟关系,这二者缺一不可。如果不能与东吴结盟,单凭荆益二州的资源,显然还无法与强大的曹魏抗衡,最终还是难逃被吞并的命运;但如果仅和东吴结成统一战线,而无法全据荆益之地,即使灭掉了曹魏,到头来不过是一场辛苦一场忙,无端为东吴做了嫁衣裳。

  而跨有荆益,关键在于荆州。“荆州北据汉、沔,利尽南海,东连吴会,西通巴、蜀”,只有完全控制了荆州,才有可能以此为根据地进取益州,也才有可能向北威胁曹魏统治的心脏地区。整个隆中决策,都是以占据荆州作为前提条件的,没有荆州,一切都无从谈起。

  站在刘备集团的角度来看,隆中决策分析透彻、目标明确、思路清晰、内容完整,的确算得上一个近乎完美的方案,但是诸葛亮忽略了一个重要问题——东吴孙权的想法和他一致吗?


  二、东吴版“隆中对”重点也是荆州

  诸葛亮制定隆中决策,先入为主地把孙权设定成了一个偏安一隅胸无大志的人物,但事实上,孙权不会心甘情愿替刘备服务,他争图天下的志向并不比刘备小。建安五年,年方十七岁的孙权刚从兄长孙策手中接过权力棒,就有了称霸天下的志向:

  今汉室倾危,四方云扰,孤承父兄馀业,思有桓文之功。——《三国志·吴书·鲁肃传》孙权这番话透露出一个最基本的意思就是,他不会躺在父兄的功劳簿上坐吃山空,做一个庸碌无为的守成之主,而是要像春秋时期齐桓公、晋文公那样,开创威震天下的王霸之业。赤壁之战打败了曹操后,孙权的理想又进一步升级:

  (鲁肃)曰:“原至尊威德加乎四海,总括九州,克成帝业,更以安车软轮徵肃,始当显耳。”权抚掌欢笑。斋——《三国志·吴书·鲁肃传》

  这番话是在鲁肃在孙权为其举行的欢迎仪式上当众说出的,孙权虽然没有答话,但是无声胜有声,一个“抚掌欢笑”就代表了一切,既是认同更是赞许。显然,此时的孙权刚刚大破曹操,意气风发信心倍增,志向也由“桓文之功”升级成了“总括几州,克成帝业”。

  刘备有兴复汉室的大志,诸葛亮为其谋划了“隆中对”,孙权有图取天下的宏愿,鲁肃也替其规划了战略蓝图。早在建安五年,诸葛亮还在卧龙冈下闭门读书、曹操和袁绍、刘备还在官渡激战之时,鲁肃就向孙权提出了一个东吴版的“隆中对”。

  鲁肃认为,应该趁曹操尚未统一北方,精力还没有顾及到江南的时候,依托江东根据地,先下手拿下刘表、黄祖盘踞的荆州,全面占据长江天险,然后徐图北征建立帝王之业。孙权虽然表面上谦逊地说“今尽力一方,冀以辅汉耳,此言非所及也”,但通过他对鲁肃“益贵重之”的礼遇来看,显然内心里接受了鲁肃的这一见解。

  东吴版“隆中对”可以归纳为“攻取荆州,全据江南,图取天下”,攻取荆州是首要目标。没有荆州就不可能全据江南,不全据江南则无法图取天下。荆州对于东吴来说有两个方面的重要作用:首先,荆州地理位置重要,人口众多,物产丰富,是图谋王霸之业的重要基地。

  荆楚与国邻接,水流顺北,外带江汉,内阻山陵,有金城之固,沃野万里,士民殷富,若据而有之,此帝王之资也。——《三国志·吴书·鲁肃传》

  其次,荆州位处东吴上游,和东吴平共享长江天险,水陆军皆可顺流而下,对东吴安全构成严重威胁,这点在东吴内部得到一致认同。

  且将军大势,可以拒操者,长江也。今操得荆州,奄有其地,刘表治水军,蒙冲斗舰,乃以千数,操悉浮以沿江,兼有步兵,水陆俱下,此为长江之险,已与我共之矣。——《三国志·吴书·周瑜传》

  因此,出于防御和进取两方面考虑,东吴早早就迈开了夺取荆州的步伐。赤壁之战前的建安四年至建安十三年间,仅攻打荆州刘表部将黄祖的军事行动就有六次之多,虽然没能攻陷城池,但最终斩杀了黄祖,掳掠了大量的士民人口和物资。可以说,东吴无论是从战略设计上,还是在实际行动上,都对荆州志在必得。


  三、两版“隆中对”矛盾难以调和

  说到这里不难看出,刘备集团和孙权集团都把能否据有荆州作为了战略能否实现的关键,这就注定了二者之间在战略上有着尖锐的矛盾冲突。诸葛亮长期生活在荆州,和荆州高层有着千丝成缕的联系,对东吴的战略取向不可能没有耳闻,但他在为刘备制定战略时,恰恰忽视了这一重要的冲突,“跨有荆益”和“东和孙吴”这两个基本立足点互相矛盾,意味着“隆中对”存在着严重的设计缺陷。

  对刘备而言,“跨有荆益”和“东和孙吴”这两点,是一个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关系,若想同时实现是完全不可能的。跨有荆益之地的前提是孙权必须坐守江东不思进取,至少不打荆州的主意,但显然孙权不是这样胸无大志的普通军阀,要让他取消“攻取荆州、全据江南”的战略,无异于与虎谋皮。如果为了与吴结盟而向其妥协,让出荆州之地,那么刘备手中就剩下了一个偏安一隅的益州,进取路线也只剩下汉中一个方向,兴复汉室的战略构想就会成为一纸空谈,刘备也断然不会接受。

  任何合作都必须建立在双方都有利可图的基础之上,诸葛亮只考虑了刘备集团的利益,而忽视了孙权集团的利益,既想控制荆州,又想让孙权无条件友好,显然是一厢情愿自说自话。诸葛亮的这一失误,导致整个刘备集团一直在执行一个存在严重缺陷的战略,不能不说是诸葛亮一生最大的败笔。


  四、“隆中对”终成镜花水月

  历史发展的走向证明了孙刘之间的矛盾冲突都是围绕着荆州进行的。建安二十年,刘备攻取益州不久,孙权就出兵夺取了荆州南三郡,双方剑拔弩张,几乎大打出手,幸好曹操攻占了汉中,刘备担心益州有失,不得不向孙权妥协,双方平分荆州才暂时缓和了矛盾。

  二十年,孙权以先主已得益州,使使报欲得荆州。先主言:“须得凉州,当以荆州相与。”权忿之,乃遣吕蒙袭夺长沙、零陵、桂阳三郡。先主引兵五万下公安,令关羽入益阳。是岁,曹公定汉中,张鲁遁走巴西。先主闻之,与权连和,分荆州、江夏、长沙、桂阳东属,南郡、零陵、武陵西属,引军还江州。——《三国志·蜀书·先主传》

  建安二十四年,关羽在襄樊之战的关键时刻,孙权再次乘虚而入,袭夺了荆州,导致关羽兵败身死。时关羽攻曹公将曹仁,禽于禁於樊。俄而孙权袭杀羽,取荆州。——《三国志·蜀书·先主传》

  蜀汉章武二年,刘备为夺回荆州,发动夷陵之战,几乎全军覆没,“仅以身免”,最终病死白帝城。此战过后,刘备集团元气大伤,荆州之地全失,仅能“以一州之地与‘贼’相持”,隆中对确立的兴复汉室的终极目标已成镜花水月,难以实现。

  后来诸葛亮在总结这一段历史时认为,刘备集团事业由蒸蒸日上、“汉事将成”,到“关羽毁败,秭归蹉跌”,根本原因是“吴更违盟”,把隆中决策的失败归结于东吴的背信弃义上,却始终没意识到问题的根源在于隆中决策设计上的缺陷。所谓“智者千虑,必有一失”,智圣诸葛亮也未能免于这一铁律,实在是令人扼腕叹息。